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城市 > 青岛 >

一个农民工家庭的人间大爱

编辑:admin 时间:2019-08-14
导读: 6月17日,家住青岛胶州市的4岁男孩廉鸿翼(小名小北)永远闭上了眼睛,在手术台上留下了肝脏、两只肾脏和一对眼角膜共5份生命的礼物。希望受捐者们能够替孩子继续感受这世间的美好。小北的爸爸和妈妈流着眼泪说,这样也可以让小北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得到延续
     6月17日,家住青岛胶州市的4岁男孩廉鸿翼(小名小北)永远闭上了眼睛,在手术台上留下了肝脏、两只肾脏和一对眼角膜共5份“生命的礼物”。“希望受捐者们能够替孩子继续感受这世间的美好。”小北的爸爸和妈妈流着眼泪说,这样也可以让小北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得到延续。小北的父母廉帅和程庆梅是一对农民工夫妇,这个农民工家庭的大爱之举,让5个家庭得到了新生的希望。
 
       不幸降临,决定捐献
 
       今年29岁的廉帅,6年前跟妻子程庆梅在胶州定居,随后便到广州打工。为照顾老人,程庆梅则选择留在胶州工作。2015年,随着儿子的出生,这个家庭更加温馨幸福,活泼可爱的小北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然而,6月16日的一场事故,给这个家庭带来了重创。程庆梅告诉记者,事发当天,小北跟随家人外出时遭遇了交通意外。事故发生后,小北首先被送到胶州当地的医院救治。“医院初步检查孩子受的是脑外伤,很重,随时都有危险,医生建议我们转院。”小北妈妈说,当天下午,她就把孩子紧急转到青岛市立医院治疗。
       在青岛市立医院,经过医生全力救治,小北也曾暂时脱离危险,无奈伤势过重,结果让人失望。当天晚上,医生遗憾地给小北的父母下了病危通知书。“其实,我知道孩子不行了,我真想把我的命给他,可是不行啊!”小北父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站在医院病房走廊上看着手机里儿子的照片,以泪洗面。
       小北爸妈商量后最终做了一个决定,捐赠器官。“眼看着孩子救不回来,再心痛也只能这样了。我们想,其他即将失去亲人的家庭也和我们一样,渴望亲人能有重生的机会,小北能帮他们实现。”小北妈妈在获知有器官捐献的事情后,和丈夫并没有太多纠结,就想着孩子的生命如果真的无可挽回,能让几个人重生也是莫大的机缘,两人便决定,如果到了最后无可挽回,把孩子的器官捐献出去。
 
       异地打工,心怀愧疚
 
       6月16日下午,在签订《人体器官捐献家属知情同意书》时,夫妻俩用了很长时间才写完名字。期间,小北妈妈停顿了多次。随后,两人相互搀着走出医生办公室,感觉到妻子身体不停发抖,廉帅只能一次次搂紧她的身体。在小北治疗期间,夫妻俩总期盼着孩子能够康复,可如今,他们只有无奈的等待,与儿子作最后的道别。
       虽然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但幸运并没有眷顾这个可爱的孩子。17日下午2时许,小北停止了呼吸。在青大附院器官移植中心的手术台上,小北留下了肝脏、2只肾脏和一对眼角膜共5份“生命的礼物”。
       “小北捐献的器官已经通过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进行了分配,找到合适的受捐患者。”青大附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张艳艳告诉记者,3名器官衰竭患者和2名因眼角膜失明患者将继承小北的愿望,替他好好活下去,好好看着这个多彩的世界。
        对儿子,小北爸爸有太多的愧疚,“如果多回家陪他玩几次,也许回忆还能再多点。”小北爸爸说,这几年,为了生活,他一直在广州打工,因为离得远,平常三四个月才回家一次,很少回来陪儿子,有时候他实在忙回不来,妻子只能带着孩子去广州。为数不多的相聚,在小北爸爸的记忆中,每次刚见到儿子,儿子的脸上总会没有笑容,眼神里更多的是一种埋怨。只有“熟悉”一会儿后,他才能听到亲切的“爸爸”两个字,见到孩子的笑容。
        “今年五一放假我回来的时候,这小子竟然直接喊我的名字,一开始根本不叫爸爸,我知道这是他生气了,后来我答应给他买玩具,这才好了起来。乍一听到孩子出事的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手立即抖了起来,打车去飞机场时,手抖得连叫车软件都不能操作。孩子从一步步学会走路、说话、吃饭,慢慢成长为一个男子汉,我陪他的时间太少了。唉,是我对不起孩子啊!”提起孩子,小北爸爸禁不住泪流满面。不过,孩子能以这种方式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也算是孩子的一种归宿,希望来生能和孩子再成为父子。”小北爸爸说。
       “那几天,感觉天都要塌了,真的是心力交瘁。可是毕竟看不到希望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减轻孩子的痛苦,让孩子开开心心地度过最后的时间。孩子整天想当孙悟空那样的英雄,这么做也算是完成了孩子的愿望。”小北妈妈说。
 
       大爱之家,生命延续
 
       记者来到胶州市李哥庄镇小北的家中,担心女儿和女婿触景生情,今年51岁的小北姥姥董克欣已经把孩子所有物品和照片都打包收拾了起来。在小北3岁的时候,为了帮女儿分担压力,董克欣就从老家日照来到了胶州。女儿下班晚,在这一年多时间里,董克欣每天都会去幼儿园接小北,几乎每天晚上还会陪着孩子到小区里去遛弯和玩耍。
       小北出事当天,一开始小北妈妈没有告诉母亲,担心母亲受不了。直到孩子下了病危通知单,这才不得不告诉她。“孩子的姥姥知道这个消息后,不敢相信曾经活蹦乱跳的外孙竟然出了这种事。”而让小北妈妈最为意外的是,一辈子老实巴交的母亲在得知她要捐献孩子的器官后对她说:“捐吧,让他去救更多的人。”
       “我知道我母亲同意的原因,她就是希望与其让外孙平淡地离开,不如在世上留下点痕迹。其实,早在多年以前,我妈妈也知道有人捐献器官的事,电视上也有新闻报道过,这些事确实感动了很多人。”小北妈妈承认,她想让儿子的生命继续延续,也许只有她知道作为母亲面对即将离世的孩子,是何等的无奈与悲痛,她多么想让小北再感受一下这个世界。“捐献了器官,意味着他身体的一部分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小北留给我们的一个念想。”擦了擦眼泪,小北的姥姥董克欣郑重地说。
责任编辑:admin
联系邮箱:sdgrb@sina.com Copyright © www.sdgrb.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编号:鲁ICP备05018668号
Top